您现在的位置:

股票 >

继室子的为官路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166.第一百六十六章 一更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    以下为购买比例未达到的防盗封, 将会在时间到后解除封印么么哒   “都说是‘大满小满江河满’, 今日这雨下来, 今年的收成是不必担心了,”周老爷子捻着胡须,微微点头。他这两日不必奔波劳苦,也不必忧心前路, 又有谢笙和大姐儿在侧,每日都精神饱满, 与那日初见早已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今日正是小满节气,周老爷子身上穿着一件藏青色锦衣,显得格外儒雅庄重。他看了一眼身边特意带着谢笙过来的谢候,脸上显出几分无奈:“我叫你过来,你怎么把小满也给带上了?他才三岁。”

    谢候可不会说他是因为怵周老爷子这样的师者, 怕自己说错了什么,故而特意带了小满过来, 好叫周老爷子心情好一些。

    “无妨,我三岁时就被我爹带着学习拳脚兵法了, 小满比我聪明, 叫他多听听也无妨,便是此时听不明白,记在心里就是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样的解释,周老爷子勉强觉得还说得过去, 才同意了。一行人进了屋里, 谢笙被周老爷子叫到自己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其实在来之前, 谢笙并不知道这两人要谈什么,那时正被自己母亲和周夫人拉着换衣裳。

    今日是小满节气,又是他的生辰,周老爷子还预备在这一日为他开蒙,故而半点不能马虎。而周夫人和李氏还预备着想给谢笙每过一件大事就换一套衣服,吓得谢笙在看见谢侯之后,就拉着不肯放手。对于谢侯说带他去和周老爷子说话的事情,也自然是忙不迭的应了。

    “小满且乖乖听着,若是懂了便藏在心里,不懂也留着以后慢慢再明白,可记得了?”周老爷子这话,就是叫谢笙不管今天听到了什么东西,都好好的记在心底,千万别说出去叫外人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姑祖父放心,小满一定记得,就算是娘问也不说,”谢笙用自己的两只手交叠武威到哪看癫痫病着堵住自己的嘴,一双眼睛滴溜溜的转着,让谢侯和周老爷子都看得手痒,到底是忍住了,将话题转到正事上来。

    “太尉是你母亲的表兄弟,虽然我已经大致知道了你的意思,但你不亲口说出来,我也是不能信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姑父放心,太尉虽然是我亲眷,可我到底是谢家的家主,绝不会赔上谢家满门去跟着他的,古往今来,有几个权倾朝野的大臣能得善终的?何况当年我还是皇上身边的伴读,”谢侯面上露出些悲伤,“可到底忠孝难以两全,我娘以死相逼,叫我不得不谋了这外放的官职,是我愧对皇上,若皇上有需要,我一定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。”

    “赴汤蹈火不必,”周老爷子道,“你也不必在我面前说这些虚的,我知道,你其实是个粗中有细的人,心里自然是有一杆秤的。我只问你,看如今朝局,你觉得太尉和皇上之间如何?”

    谢侯惯常在家人面前展现的温柔渐渐褪去,俨然又是谢笙初到蜀州那日,第一眼所看到的那个气势非凡,英武骁勇的定边侯。

    “姑父快人快语,我也就直说了。方才我说我不看好太尉,全是出自本心,”谢侯道,“太尉把持朝政多年,羽翼丰满,我当年就是因为不满他对皇上的态度,才从边城将领成了如今的蜀州刺史。至今已经三个年头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不担心?”周老爷子突然变得锐利无比,面上神色就像是一把刀,能够刺破人心。

    谢笙不由得瞪大了眼睛。平日的谢侯对家人极尽温柔,遇到周老爷子总像是老鼠见了猫,能躲就躲。而周老爷子也一向是懒洋洋的,总像是睡不够一样,在面对周夫人的时候,是个绝对的妻管严,对他和大姐儿这两个小孩子,也是再慈爱不过的长辈,从来就没有什么气势外放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可今日,谢笙却看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他们,或许这才是真正的定北侯、周尚书。他们嘴里还喊着姑父贤侄,事实上根本就是两个老政客你来我往。

   哪里治疗癫痫病最好; 感受到这几乎是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,谢笙反而觉得浑身血脉沸腾,男人心底都有一颗为官做宰的梦。如果说之前谢笙所有的学习,都是自己无所谓,只想为了以后能够照顾亲娘姐姐,那么这就是第一次,谢笙打从心底里想要好好的学一些东西,为自己所用。

    一想到未来,他也能像周老爷子和谢侯这样,身居高位,言语之间布满剑影刀光,虽未身动,却比身动更加引人注意。让人只在旁边看着,就能让人感受到十足的魅力,完全不能移开眼睛。那该是多让人觉得骄傲的事情。

    谢笙的心里渐渐染上了一种名为野心的情绪,因为怕被那两位看见,谢笙微微偏头,看向旁边,努力的压抑着自己心里激荡的情绪,和他已经不自觉想要动起来的手指。当初凭着这样的野心,他一步步从小医生走到了三甲医院,成为了重点培养对象。如今,他能凭着这样的野心走多远,谢笙自己也不知道,但他知道,他一定会走的比之前预想到的更高,更远。

    之后两人的话语在谢笙耳中渐渐模糊,他似乎听到了心里,又好像什么也没有听到。谢笙看着窗外慢慢眯起了眼睛,那边廊柱的影子,是不是有点不一样。

    谢笙猛地拉了一下身边周老爷子的衣袖。

    “小满?”

    周老爷子还没反应过来,谢侯已经警觉地站了起来看向谢笙一直看着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谁在那边!”谢侯喊出声的同时,就快速的翻窗而出。那边廊下也果然有个影子跑了出去,那人穿着一件蓝色衣裳,正是谢家下人平日所用。

    偷听主家谈话,向来是谢家大忌,到底是谁,甘愿冒着谢家最大的忌讳,也要做出这样的事情?

    这两日谢侯都忙得很,便没空看着谢笙练武,便叫谢笙做完了基础的功课之后,直接去周老爷子那里学文。

    没有其他人做比较,谢笙只能自丽江市癫痫病知名专家己估摸着三岁孩子的正常发展,再来安排自己的学习进度。

    好在他记忆力超群,可一手字写得却是正常水平,诗词也不精通,倒也不算太过妖孽。甚至还时时被周老爷子不时打击一场,说何方又出了个神童,三岁能为诗书,五岁能写文章。

    谢笙端端正正的坐在桌案边,写完了最后一笔,便搁置了,身边伺候的小厮立刻就上来帮他揉手,做按摩。

    周老爷子拿起谢笙写的大字,一张一张的翻看、圈点:“不错,今日要比之前更用心些了,学了这么久,可算是有了几分章法。”

    周老爷子又将谢笙写得难以入目的后几张字单独取出,放在一旁:“这几个字须得好好观摩之后,再行下笔。”

    “是,”谢笙连忙应下。

    周老爷子教谢笙习字,极少打骂,也严格控制他动笔的时间,更多的是要求他要领悟,每一笔该怎么下,要做到心中有数。这虽是周老爷子的个人教育理念问题,谢笙却十分赞同。

    从谢笙过往的知识储备来看,三岁的小孩子,如果长时间练字,或者更过一些,练习悬腕甚至坠物。即便最后出来的效果很好,却也容易造成一些畸形。谢笙宁愿循序渐进,有一双保养得宜的手。

    小厮在帮谢笙按摩完之后,取了清水让谢笙净手,再为他取来了手脂。

    周老爷子看了他一眼,对他对手比对脸还精心的毛病不置一词。毕竟周老爷子自己,还喜欢保养美须呢。

    “下午学琴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爷、姑老太爷,”小六子不晓得什么时候走到了近前,“外头来了一对兄妹,说是少爷在南寨的旧识。”

    兄妹,南寨的旧识?谢笙一时没能想起来,自己在南寨的时候见过什么忻州羊羔疯早期如何治疗兄妹吗?

    “来人可是姓朱?”与谢笙不同,周老爷子立时便有了一个答案。

    朱?谢笙也想到了,是朱红玉,她的确说过她有个哥哥叫朱弦的。一对兄妹,她弟弟李夷没来?

    不对,应该是他们是怎么找来的。

    “正是,”小六子有些疑惑,怎么少爷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,姑老太爷却是立刻道出了来人的姓氏。不过他也没多问,确认了是认识的人后,就等着主子示下。

    谢笙不知道朱家兄妹的身份,便看向周老爷子,等着他发话。

    “请客人到书房说话,另外,再去请你们侯爷早些回来,就说有故人来,”周老爷子吩咐完小六子,就对谢笙道,“今儿下午你也不必学琴了,往日里你总觉着自己聪明,如今来了个最会念书的,你可算是有伴了。”

    朱红玉是女孩子,周老爷子不会用最会念书这样的评价,那么就是她的哥哥了。

    “朱弦?”

    周老爷子点了点头:“他之前可不叫朱弦,只是现在这么称呼也无妨。日后你见了朱红玉也要礼遇一些,她同你嫡兄是定了娃娃亲的。”

    “诶?”谢笙瞪大了眼睛,一副十分意外的模样。

    周老爷子摸了摸谢笙的头:“是小杨氏提的,你爹也默许了,两家有玉佩为证。”

    “朱红玉,有九岁?”谢笙一时有些转不过弯,实在是朱红玉生的瘦小,而谢笙记忆里的谢麒,却是个粉雕玉琢一样的孩子,两人颜值差距太大了些。至于小杨氏,谢笙倒是很快想起来了,正是谢麒的生母。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© xinwen.ysoiq.com  呼伦贝尔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