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

黄金 >

混子的挽歌最新章节_正文 第六三九 首席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    蒙古国,东戈壁省,扎门乌德县。

    一列由两台商务车开道,数台越野车尾随而组成的车队,沿着颠簸的县级公路,飞速向边境方向驶去,我坐在其中一台车内,顺着车窗远眺,已经能顺着边境线,模糊的看见了国内的建筑群。

    有了之前出境的一次经历,我们再次通关的程序简洁了许多,经过大约半个小时的边检,车队缓缓前行,沿着两国边境之间的公路,缓缓超过了界碑。

    踏过界碑那一刻,我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,一股祖国带来的踏实感,在心底油然而生,在蒙古那种语言不通,水土不服的日子,对我们来说,真的是一种煎熬,只是一想到当初大家信心满满的出关,如今又近乎一无所获的回国,我心中还是带着不甘的,在蒙古逗留的几个月,房鬼子那边的二樊和歪脖子,魂葬异国他乡,我们这边的葫芦哥身负重伤,毛毛的一只手也落下了残疾,虽然相比之下,房鬼子那边比我们损失更大,可是一想到没有解决掉房鬼子,我心中仍然积压着一阵郁结。

    除了我们这两边的恩怨,据说康哥那边也有几个人,在与毛跃进博弈的过程中死在了蒙古,还有纪思博,我们安定下来以后,我好几次向东哥问起过纪思博自首的事,但是东哥全都岔开话题,不再跟我提起这个人的消息。

    我们的车到了二连浩特之后,车队没有停顿,直奔赛勿素机场,随后大家开始验证身份,买飞机票,这次我们是跟康哥一起回的国,所以飞机票那些东西,也都是康哥那边的人办的,等待了三四个小时之后,我们开始依次登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安壤机场。

    随着飞机平稳着陆,我们到家的时候,已经快要晚上八点了,下了飞机之后,我顿时感到了一股热浪,虽然这时候才是初春时节,温度也并不算很高,但是跟蒙古草原比娄底什么医院治癫痫起来,温差至少有二十度以上。

    我们这边加在一起,差不多有二十多人,东哥我们直奔机场地下车库,取回了自己的车,然后康哥那边的人也都纷纷离开。

    我把车启动之后,不大一会,东哥的x6就从停车场里开了过来,停在了我身边。

    ‘刷!’

    我把车窗降下,看着东哥:“去哪啊?”

    “你开着跟着我,咱们先去康哥的公司吧,这次回来,有不少事要办,我得跟康哥碰一下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简单交谈了几句之后,东哥开车在前面走,我们其余的车在后面跟着,向市区中心赶去,在蒙古那种没什么大城市的国家生存了几个月,乍一回到安壤,我感觉就像是到了人间天堂一样,街道上灯火辉煌的,路边的行人也熙熙攘攘,比蒙古的省会城市还繁华。

    离开机场后,我们先是把重伤未愈的葫芦哥和毛毛,送到了当初给大斌治过伤的那个私人医院,随后二哥开车离开,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,剩下的史一刚、杨涛,还有赵淮阳和周桐我们几个,则是跟着东哥,一起向康哥的公司赶去。

    康哥的公司叫做首席,也不知道是经营什么的,就是一个三层的建筑,楼顶立着首席两个字,里面装修的像个别墅一样,怎么看也不像是办公的地方,不过转念一想,康哥手下的人,如今也都是在安壤声名显赫的大混子了,就算他们在公司办公,估计也没法摆脱身上的江湖气,所以这个首席,就是他们平时谈生意和集会的地方。

    大家进门之后,康哥和东哥两个人,也不知道谈了些什么,跟着就一起上楼了,随后大奎走过来,对我们笑了小:“康哥和楚东有点事要谈,走吧,我先带你们去休息室等一会。”

&哪里治癫痫nbsp;   “好!”我笑着应了一声,迈步跟在了大奎身边,随后好奇的问道:“奎哥,你们这个首席,是个什么地方啊?”

    “以前是个夜店,现在什么都不是了。”大奎笑着说完,给我解释道:“这个地方,是康哥最早开的一个夜总会,连地皮带房子,都是康哥的,后来那几年,他带着我们去开矿,心思都放在矿山上,就没有心思弄这个夜总会了,于是就把店关了。”

    “关了?为啥没卖了?”史一刚好奇的插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时我们手里有好几座矿,不怎么缺钱,而且康哥开矿之前,找了一个挺有名的道长给算过,说首席这块地,跟康哥的命格相佐,只要这块地掐在手里,康哥肯定能长盛不衰,没办法,江湖上的大哥们,都信这个。”大奎笑了笑:“后来铁矿越来越不景气,康哥就把手里的几个矿给卖了,之后也没什么好生意,索性就把首席原来的房子拆了,盖起了现在这个办公楼,而且当初批建的时候,名义也是夜总会翻新,所以从名义上来说,首席还是一个夜店,只是里面没有姑娘和包房,也没有营业。”

    “放着好好的夜总会不经营,硬是改成了聊天打屁的地方,康老大的想法真滴很优秀。”史一刚听说首席还有夜店的经营手续,抻着脖子看了看四周不伦不类的装修风格,一脸惋惜。

    说话间,大奎已经带着我们来到了休息室,首席这里的休息室,跟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,里面是一个很大的大房间,估计得有三四百平米,而且里面的东西五花八门的,电脑、球桌、健身器材、电视,甚至还有两个大酒柜,大奎看见我们好奇的神情,笑了笑:“是这样的,平时来这里见康哥的人,除了政府职员,其余的大部分都是富商和大混子,那些人都有保镖、司机和随从,还有的时候康哥打发人去办事,那些带队办事的去楼上见康哥,他们手下的人就会被安排在这里,康哥也怕下面的兄弟们会无聊,就把这里好好装修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怎么说他能当大哥呢,想的确实周到。”杨涛咧嘴一笑,坐在了一台按摩椅上,周桐和赵淮阳俩人,也跑到了远处的台哈尔滨市癫痫病治疗技术球桌上去打台球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们哥几个在这玩吧,我先上楼,看看康哥还有什么吩咐,对了,球桌边上有个恒温柜,里面放的都是烟,你们自己拿。”大奎话音落,转身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史一刚听完大奎的话,几步走到那个烟柜边上:“我艹,清一色的中华,这是要发呀!”史一刚说着话,把裤腰带一松,就开始王裤子里塞烟,很快就塞的鼓鼓囊囊的,走到都费劲。

    “这个傻逼,真当现在是一年前呢。”看见史一刚的样子,我有点郁闷,扭头看着杨涛:“你说他丢人不?”

    “我都习惯了,史一刚这个人,每天要是不占点小便宜,就算吃亏了。”杨涛无语的品评完了史一刚之后,弯腰,拿过了脚下的垃圾桶,随后拆下卡扣,把垃圾桶里面的垃圾袋拿在了手里,看见杨涛的举动,我有点好奇:“你干嘛呢?”

    “啊,没事,我看这个袋子挺结实,呵呵。”杨涛说完话,伸手在旁边的酒柜上就开始往下拿酒,开始向袋子里装。

    “哎,你有病啊,能不能跟好人学学?!”看见杨涛在那偷酒,我感觉脸上都有点发烫:“活不起啦,连酒你都偷?”

    “你小点声,别被人听见!”杨涛对我比划了一个噤声的手势,然后指了指酒柜上的酒:“这上边摆的,全是原装进口的洋酒,随便拿出来两瓶,都比史一刚那半柜子的烟值钱,懂不?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我不懂洋酒,也不知道杨涛说的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“操,这我还能骗你吗!”杨涛说话间,已经把酒柜最上面那一排酒给拿空了:“我爸就喜欢喝洋酒,康哥这里面摆的酒,跟我家里的一模一样,我小时候没钱花了,总偷他的酒,然后出去卖给那些回收礼品的人,我跟你说,就这些酒,你随便拿一瓶出来,然后找个烟酒行一卖,都能值个小几千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行了怎样治癫痫疾病效果好!你拿几瓶就得了呗,还打算全拿空啊?”我看见杨涛袋子里至少摆了七八瓶洋酒,皱眉呵斥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呵呵,行吧!”杨涛被我这么一说,果然收敛了不少,拿酒的动作也慢了下去,看见他停手了,我拽过旁边的椅子,往上一踩,伸手就把酒柜最上面的一瓶酒拿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艹,皇家礼炮!你这一瓶酒,比我这一袋子都值钱。”杨涛看见我拿下来的这瓶酒,又看了看酒柜上面:“我刚才怎么没看见那里还有酒呢。”话音落,杨涛也打算踩着椅子上去瞅瞅。

    “可别丢人了。”我伸手推了杨涛一把:“差不多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小飞,反正你也不喝酒,把你这瓶给我呗?”杨涛看着我手里的酒,有点眼热的舔了舔嘴唇:“这瓶酒市面上不常见,我想留着珍藏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啥,这瓶酒吧,我自己也是打算留着珍藏的。”看见杨涛的表情,我就知道这瓶酒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你会收藏个鸡毛啊,再说了,你刚才不是还说,不屑于为了点金钱丢人现眼呢吗!”杨涛顿时急了。

    “啊,其实吧,一瓶酒这三万两万的,我还真不在乎,我就是感觉这个瓶挺好看。”我吧嗒了一下嘴,全身充满艺术细菌的回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滚犊子,这瓶酒是限量版,瓶身讲究的是简约,你如果把标签撕了,它就跟个酱油瓶子啥区别没有,你珍藏啥啊?”

    “朴实即是大美,你不懂!”

    ‘咣当!’

    正当我跟杨涛扯犊子的时候,休息室的房门被一把推开,随后二哥拎着一个大兜子,迈步走了进来。l0ns3v3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© xinwen.ysoiq.com  呼伦贝尔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