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

情感 >

绝世兵王之贴身保姆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229章 渐进的关系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    白叔接到白舒仪的电话心里还是感应的,毕竟他是非常看中白舒仪,也是他唯一疼爱的小辈。

    “目前没有办法,知道您神通广大,这个忙啊,只有你能帮我啊。”

    白舒仪在哪里感慨的向白叔说着公司发生的问题,以及现在遇到的棘手问题,她将事情的经过和白叔说了一遍,她希望白叔能将李佳湖保护起来。

    林飞两个人赶快将李佳湖送到陈队安排的医院,白叔派人亲自来接应。

    “地方我们已经安排好了,人还在抢救,药物注射了一半,不知道抢救如何。”

    接应的人将李佳湖送进去之后,又回过头来找林飞,跟他说一下李佳湖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好,李佳湖一定要尽力抢救,他身上有秘密,只有他自己知道。”

    林飞迫切的想知道李佳湖背后的人,如果是以前只是猜测他背后有人的话,那么现在是笃定了。

    白舒仪在挂了电话之后,就立刻赶来了林飞他们所在的医院,她也很想知道李佳航后面的人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了,现在李佳航是危险还是安全。”

    白舒仪用询问的语气向林飞查问事情,“白总,你放心,他还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林飞回答完白舒仪的问题之后就看向了接应的人。

    “q入境的是我们会派人去查的,绝对不会在给他动手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接应人拍了拍林飞的肩膀,虽然不知道眼前的林飞和白叔到底有什么关系,但是想想就知道不简单,还有这位美女总裁也信白,所以这件事情他们必须重视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白舒仪的手机响了起来,是时媛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白总,你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听到白舒仪接电话之后,时媛心里安心了许多,她生怕白舒仪和林飞出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白舒仪看了看手机,还真是好多未接来电,开始怕手机响会影响行动,把手机静音了,然后又一直再忙,忘记把手机调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有点别的事情,手机静音了,没有听到你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听到时媛焦急的声音,白舒仪心中也是很过意不去,但是她还是没癫痫病用什么药治疗有和时媛说她出来做什么,毕竟知道的越少越安全。

    “白总,辉月公司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做,这么长时间都没回有一个回复,公司里的董事都过来催了。”

    白舒仪心中冷哼,公司有难的时候纷纷想走,公司运行好了又开始养尊处优起来,现在一出了事情又来兴师问罪。

    “你和顾晓飞拖一会儿,我现在就回去,你就跟他们说事情我已经想好怎么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白舒仪又和接应的人说了几句话以后就和林飞还有肖俊杰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事情你打算怎么解决了,别为了搪塞他们夸下海口。”

    林飞现在很担心白舒仪,现在不是学武的时候,什么都用拳头解决,这几天白舒仪也非常累,什么事情都,林飞担心白舒仪扛不住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知道怎么做,你现在的重任是把李佳航看好,不能让他再出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林飞听白舒仪说完后靠在座子上,很快就睡着了,只有睡觉的时候林飞才没有防备。

    白舒仪没有打扰林飞,车开的非常稳,她和林飞经常在一起,林飞是真的累了,好多事情都是林飞在帮自己,林飞真的应该休息了。

    “到了吗?”

    林飞疲惫的睁开眼睛,看看周围,是他熟悉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到了,下车吧,时媛等了好一会儿了。”

    刚才时媛打电话来催过,林飞的手机响了好半天林飞都不醒,白舒仪让肖俊杰接了电话,但是没有叫醒林飞,而且等到林飞睡到自然醒。

    林飞疲惫到不想说话,点了点头,就下了车,几个一起上了楼。

    “白总终于回来了,我还以为白总都不敢回来了呢。”

    一个人趾高气扬的声音想起,让人一听就不是很友好,时媛皱了皱眉头,这个人喧宾夺主,得理不饶人的嘛?

    “怎么会不敢呢,公司的事情我已经安排好了,王董事就等着看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王莉是公司的董事秘书,本来就有管理公司的权利,如今白舒仪大权在握,王莉看白舒仪出了事情自然是要踩一脚,可是逞一时嘴上的优势,白舒仪并不怕她。

    “是吗,那我可要听听白总是怎么安排得了。”

    王莉并不相信白舒仪能这么亳州癫痫病小发作治疗快就想出办法来,觉得白舒仪就是在搪塞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让秘书将文件送到董事会了,一定当然是要让董事会决定了。”

    白舒仪根本没有心思和王莉废话,随便回了她一句就坐下了。

    王莉让白舒仪一句话说的哑口无言,任何决定都是要通过董事会的,王莉没有资格过问,王莉只好气急败坏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事情真的解决了吗?”

    王莉走了之后时媛担心的问白舒仪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有我在不会有事的,我已经将文件发给辉月公司一分了,我相信他们会同意我的做法的。”

    时媛还想继续说什么,可是她看白舒仪是真的累了,只好不再说什么了,时媛想,既然白舒仪做了决定,那就尊重白舒仪的决定。

    时媛从办公室出去了,刚好看见林飞回来。

    “你回来了,董事们同意了吗?”

    林飞点了点头,如今董事就是这样,破罐子破摔罢了,他们也想不出来怎么解决,既然白总提出了解决办法,自然是让白总承担了,一切后果也要白总负责。

    “白总呢?”

    林飞现在很担心白舒仪,虽然当初接手公司白舒仪是迫不得已,可是白舒仪对公司做的一切也算得上是仁至义尽了。

    “我看她很累,所以就出来了,让她休息一会儿吧,别打扰她了。”

    时媛说完也离开了,并没有和林飞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q任务失败,但是也并没有离境,而是和自己的金主联系。

    “向来高傲的q任务居然失败了。”

    那个人说话带着一丝嘲讽的语气,让q听着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q没有说话,任由那个人怎么说,而他只是看着窗外,外边很黑,很容易让人因此回忆起从前。

    已经很久都没有遇到过对手了,w已经不记得到底有多久了,今天遇到林飞,才让q在这死气沉沉的童话里找到了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“你不理我是什么意思,拿了我的钱,却把事情给我搞砸了。”

    那个人看q不说话,就开始大声吼了起来。

   &治疗癫痫的方法如何选择nbsp;q径直转身,一双鹰眼盯着那个人说道“老头儿,你话是不是太多了?”

    那个人顿时不敢再说话了,紧张的看着q,吞吞吐吐的说道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那个人咽了咽口水,刚刚的气势一点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干什么,但是你必须给我闭嘴。”

    q撇了那个人一眼,继续说道“现在动手肯定是不行的,避避风头吧。”

    “趁现在没人找你,为什么不快点解决掉李佳湖?”

    那个人一惊迫不及待想要李佳湖死。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?风平浪静才最危险。”

    q又不是傻子,林飞已经见过自己了,可是却没有任何动静,就说明林飞肯定不想打草惊蛇,一定是在暗中调查,这样比明查还危险。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那个人又接着说道“既然我收了你的钱,事情我自然会给你办好,虽然李佳湖没有死,但是也醒不过来了,你就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q给李佳湖注射的药物虽然不足以致命,但是也伤到了李佳湖的神经,就算不死也就跟个死人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自从从西安回来之后,肖俊杰和姜楠就没有见过面,如今两个人面对面坐在一起,有一种如隔三秋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自从咱们回来之后都没有去关心你,是我疏忽了。”

    肖俊杰这句对不起不是敷衍姜楠,而是真心的,姜楠义无反顾的跟自己出去玩,然而自己什么都没有做,甚至还让姜楠陷入危险中。

    姜楠没有说话,只是低头吃着饭,她对肖俊杰的有别样感情是真的,可是现实也很是残酷。

    “要不如我们吃完饭一起出去逛逛吧。”

    肖俊杰往姜楠碗里夹了一些平时姜楠最爱吃的菜,小心翼翼的问着姜楠。

    “不了,最近事情很忙,我吃完就要回宁社了。”

    姜楠第一次这么干脆的拒绝肖俊杰,对于肖俊杰,姜楠向来都是表示友好的。

    肖俊杰不懂男女之间的事情,姜楠说很忙,肖俊杰就真的以为姜楠很忙,点点头说道“那吃完我送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姜楠顿了顿,放下了筷子。
晋城癫痫病治好要多少钱>     “我现在就吃完了,我先自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姜楠说着就拿起包往外走,肖俊杰赶紧追了出去,“先生,您还没有结账。”

    门口的服务生一把拉住肖俊杰,不让他走,“我一会儿回来付。”

    肖俊杰一直看着门外的姜楠,她已经上了车,肖俊杰追了出去之后,姜楠坐的车子已经开出去很远了。

    他看着远处的马路上,早已没有了姜楠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先生请您付一下钱。”

    服务员的声音打断了肖俊杰的思路,回到了现实,肖俊杰拿出银行卡,递给了服务员然后拿出手机给姜楠打电话,姜楠没有接,再打过去就已经关机了。

    肖俊杰不知道应不应该去找姜楠,也不知道要不要回家,他开车去了姜楠的家里,灯是亮着的。

    难道她在家?

    肖俊杰走上去敲门,可是敲了半天都没有人开,肖俊杰心中唯一的念头就是姜楠有危险。

    他爬上了二楼,从窗户上翻了进去,直接进了姜楠的房间,这个房间已经多久没有来过了,姜楠自己都已经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姜楠刚从浴室走出来就看见了肖俊杰,被肖俊杰吓了一跳皱紧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儿,就上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肖俊杰看见姜楠没有事心里就放心了,他第一次见姜楠这样,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姜楠坐到床上,也不看肖俊杰,背对着他说道“我没事儿,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肖俊杰本来还想说什么,可是姜楠已经下了逐客令,无奈之下,便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从门走。”

    姜楠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和肖俊杰生气,让他走还真走,还想从窗户走,是不是不知道什么是危险。

    肖俊杰没有说话,转身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姜楠不知道这是怎么了,对于肖俊杰自己是知道对他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愫的,可是这一次呢,一个电话都没有吗?不见面也就算了,就连个消息都没有。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© xinwen.ysoiq.com  呼伦贝尔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